首页 >动作游戏

给我一颗子弹

2019-11-09 15:15:28 | 来源: 动作游戏

给我一颗子弹

“相信一切总会好的傻小子撞见了张大民,问:你找啥呢?

张大民:给我一颗子弹!”

开车

张大民到单位已有些日子了,上个月新领导还问:大民啊,来单位多久了?大民:2013年12月17日报到。掐指一算,3年有余。大民记得清楚,当年入职时,老领导说过,他有个习惯,凡事记一记,有一年案发翻本儿查询,老领导记得最清楚,因为记得准,省了侦查时间,没多久案子就破了,老领导挺自豪。大民敬重老领导,有时间也常在电子平台上记记。大民记这些有大民的打算。一是单位的工作杂,每天感觉没做什么时间就用完了,不出活儿的时候,对大民这种有点上进心的年轻人多少有点压抑,没成果啊,一天干啥了?时间久了容易影响工作心态,不如记个流水账,查查原因。二是单位有单位的规矩,每天实实际际干了点啥,也好让关心自己的人看看,张大民有时在想,万一成先进了,写个汇报材料什么的,有迹可循,给战友们也能分享点干货。三是观察观察自己,哪些事儿耽误了时间,还有没有机会提高效率,在短板的地方可以改进改进。工作这几年,大民没闲着,案件跟着办,写写、画画、讲讲,能上道儿的工作都蹭上做做,唯独车技一般。师傅常开玩笑:大民啊,手动挡你这么开,要搁到我当年在部队,一改锥(螺丝刀)棒槌就砸过来了。大民心里清楚,师傅稀罕自个儿着呢,就是希望哪一行都别落下,拉出去像个样子,是师傅带出来的,端端正正,活儿干的能让人瞧上,他就高兴。前段时间,新领导出勤还让大民开车着呢。

说起开车,大民他爹开了一辈子车,打小大民就不像他弟弟爱车,车上的事儿也少掺合,关键他爹也看不上他拎扳手那磨叽劲儿,别人问大民:大民啊,长大了开不开车?大民:我坐车,不想开车。可真到了一定年纪,会开车总是好的, 毕竟大民他爹靠开车养了全家大半辈子,也算门手艺。后来大民开车的时候,也明白了他爹为什么好这门手艺,虽然辛苦,但这门手艺还算自由。人家给你两个点,你只管驾车连成线,怎么开由你选择,能挣钱了更是本事,虽然修车、驾驶看起来累,但物件儿实诚,手艺常在,细水长流也合爹的心意。不过爹是不喜欢开小车的,因为开小车的司机伺候人,除了爹的亲人,外人爹伺候不惯。爹常说当年xx找他去单位给领导开车,没去,所以落得个没有温饱,一把年纪了还得奔命。大民上班儿,给领导开上了小车,大民他爹高兴。

出事

大民习惯了开车,也习惯了坐车的领导在旁边指点。有一回办案上高速,领导没来得及指点,大民开的车翻了。领导救了大民一命,大民醒来已经和领导住进了医院。医生问大民:还敢开车不?大民:断的不多,自动挡总能开吧。师傅来看大民,摆了摆手:以后别开了。大民他爹有点难过。一是担心儿子的骨头,二是担心儿子的前程,把领导的车开翻了,将来还有哪个领导敢坐大民开的车?听医生说骨头断了几根儿,大民寻思着:也就摔了一跤,接好骨头,养他仨月,好了再说。

大民倒下了,没有无数个大民站起来。虽是办案,但自个儿把车开翻了,没人学习的,好在大民酒戒了,跟酒驾不沾边儿。大民记不清事发路段的情况,来看大民的人爱问:大民,你开车那会儿是不困了?大民没啥说的,只记得事发时扳了两把方向人就昏过去了,看见高速明明限速120,责任认定下来车速也是112,但事发路段实际限速偏偏就100,大民躺病床上不想去现场再确认了。除了车报废,领导皮肤擦伤严重,还好没有其他伤亡。人们都说:大民他先人积德了。大民心想:干这个行业平时执行公务开快点正常,谁没开快过?这也是规矩。只是没想到,这种规矩反而把自己给装进去了,大民想不明白。

想不明白的还在后头,一转眼大民手术做完也有仨月了,运气好,腰部和头部是保住了,就是大臂怎么也抬不起来。除了例行拍x线片看骨头长的怎样,实在没办法确认问题在哪儿。大民急了,难道是术后康复不够?想起术后因为腰伤和头部的恢复躺了足足一月,怎么还不恢复?大民想不明白。

钱先生

去了医院,医生:肩关节功能障碍,住院康复。大民再次住了院,转眼一个半月过去了,肩是灵活了些,但大臂还是抬不起来。大民又找医生,甲医生:神经损伤;乙医生:骨片卡压;丙医生:肌肉撕裂;丁医生:康复不够。大民听得头晕,头晕得找专家啊,专家:你去江城找老专家吧。去江城?大民没想到。但有一点大民倒是想到了,去江城找老专家,得先请钱先生啊。钱先生路子广,平时有事儿大家都爱请他出山,只要请的动钱先生,没有摆不平的事儿。想想再次住院时托钱先生办事儿的病友,照顾确实周到。上岗前,请钱先生的门路单位就打通了,给每个同志配发了突发请钱卡一张,大民心想,这回总算用到了吧?大民去了请钱卡办事处,办事员笑脸相迎,笑脸相送,办事员:您的请钱卡级别过低,因为是交通事故,我们请不动钱先生的。大民想不明白,于是上网扒拉,这一扒拉还挺管用,原来上岗的时候,按照拟国规定,员工都享有a级请钱卡的,平时用不着,但是岗上事发,a级请钱卡肯定奏效。大民信心十足,想起住院时病友里好些请得动钱先生出马,原来是有a级卡啊。大民去找a级卡办事处,a级卡办事员笑脸迎送,办事员:你们岗位a级请钱卡未按规定充值,先登记上,我给你开个证明,然后你找单位请g先生开个条子,看g先生能不能请得动钱先生。

g先生

g先生好啊,平时同学里在g先生手下做事的不少,大民为此喝多了拉着同学手还常念叨:与有荣焉。大民这么说也不差,平时自个儿也算给g先生做事的,只是g先生手底下人手多,行行有门道,层层有位阶,比起同学来,大民给g先生办的事儿还有些距离,不在眼皮底下,怕是关照不到。可大民想请钱先生啊,既然a级卡办事员讲了让找g先生,虽然离得有点远,试试总行吧?找同学是不行的,大民想:术业有专攻,绕过g先生,干脆直接找卡务中心算了。卡务中心既熟悉请钱卡业务,又和g先生有业务往来,不过大民在卡务中心没认识人,只能打个电话过去。大民说明请钱先生出马的意向,卡务中心:同志啊,你表述的问题很明确,你的意思我也理解,对你的遭遇我们表示深切的慰问。不过你们区的g先生当初可能就没给手下做事的人普及a级请钱卡业务,所以涉及a级请钱业务,你只能找你区的g先生。大民傻了……g先生有多少啊?拟国就一个g先生,咋还分大区了?大民不明白。更让大民不明白的是卡务中心的另一番话:同志,按照咱们的规矩,早在仨年前,99%到大区a级请钱业务就要求开通了,你区g先生没办这业务。给他手底下做事的,这次主要指你,只能牺牲啦,希望能引起你区g先生的注意。

牺牲

牺牲?想起牺牲,大民满脑子丁存瑞、李继光的事迹,那是弹片流离的时代,虽然自己做事的单位有时也模拟弹片流离,可真要牺牲了,那是有奖章的啊!前两天住院的时候,还听说丁李的后人在医院疗养,那是肯定有钱先生出面的啊,卡务中心说自己牺牲了,钱先生应该出面啊,g先生应该给自己奖章啊?难道是自己太主动了?不对,不对啊……大民想起去年到和尚庙的时候,有位师傅讲:想不明白就梳梳头。大民当时差点儿没笑出声来,和尚庙的师傅光头梳什么头?想起这事儿大民就出门找师傅理了个光头,摸着光脑门,抬眼一看,理发师傅家供着个红衣金袍镶紫边儿人偶,笑脸恭迎作揖状,人偶背靠一扇对开门,右门刻字:办,左门刻字:事。再往外看,贴着副对联,从右往左读,上联:6666666,下联:8888888,横批:钱先生保佑。大民又想到了请钱先生这事儿!先给单位办事,然后出事,之后住院,然后出院,之后出事,然后住院,之后问医生,然后找专家,最后请钱先生,没想到又得找g先生,可是大区g先生没给咱办请钱先生的卡,意思咱想请钱先生办事,还得问g先生啊?难怪自己喝多了会喊:与有荣焉!可是平时给g先生办的是远差,真要找起g先生来难啊。拟国有26个小地,1个小地下又有26个小区,1个小区下才会有26个大区,在拟国找大区g先生,那是1/17576的概率啊。关键大民还知道,自己所在的大区g先生手下又有38项业务,1项业务下做事在册的又有400人,那大民所在区的g先生认识大民的概率更低:1/15200!大民想到这里就有些累,不明不白的累。

糊涂

累了就容易办糊涂事儿,大民糊涂了,把自己的头像画在了纸上。大民所在的区有74999人,大民画了74999张画,画得像不像自己不得而知了,那是看画人的事儿。每幅画上大民又写了四个大字儿:找钱先生。贴在电线杆和厕所、牲口圈、养生spa的墙上。贴这儿干嘛啊?大民糊涂了,听说钱先生眼高,电线杆高吧?钱先生能看见;也不知道谁说的牺牲就是古时候找g先生办事儿钱先生提前安排的项目,宰几头牲口,g先生怕了,钱先生找他办的事儿就容易引起重视,所以牲口圈要贴;那厕所和养生spa是咋回事儿呢?大民可清楚了,厕所是人都得去吧,管你是啥先生。养生spa呢?那是有一回大民给g先生办事儿,听spa小姐说,来我们这儿养生的哪个不是靠钱先生?钱先生爱找g先生办事儿,怕g先生不喜欢他,那就带g先生来这儿培养感情了呗……养生spa得贴!大民糊涂了,忘了署名。于是又窜上电线杆,溜进厕所,钻进牲口圈,红着脸进养生spa,写了74999遍:张大民。这仨字儿小的不得了呦!墨不够,位置又不方便写字儿,上窜下跳、千难万险写上就不错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没多久,大民出名儿了,单位同事认出了张大民,亲朋好友认出了张大民,连街上的傻子都喊:找钱先生!张大民。大民出名儿了,钱先生特意来见了他俩回,赐字:万里挑一。是啊,在大民所在的区,钱先生想找到他,确实是万里挑一。凭着这两幅字,大民有了信心,看来人还是糊涂点好。大区g先生要找,可江城的老专家也得见啊,大民朋友安慰大民:咱们都是给大区g先生做事的,难不成给他办事出事了他会不管?先去江城找专家瞧瞧。大民耳朵软,朋友的话大民记下了,再说咱还有钱先生的两幅“万里挑一”,江城老专家肯定能见着。

话虽如此,大民心里不踏实,怕“万里挑一”不够,还好在江城里有熟人。有人好啊,有人,请钱先生出面办一件事儿的次数就少了,大民心里舒坦了些。费尽周折,大民见着了老专家,老专家:哪儿来的?张大民:什么大区来的。老专家:今年是跟什么区杠上了啊!前两天什么小区g先生还找我们几位老专家给某领导会诊。张大民:噢。老专家:去吧,明天到东院再看看。张大民:谢谢。第二天张大民屁颠儿屁颠儿往东院跑,倒了仨地铁,换了俩公交,共计28站地儿,一路上尽想着g先生了:g先生面儿大啊,老专家给会诊!到了东院,一挂门诊,办事员:请300号钱先生。张大民一头雾水,忙说:没有300号,只有钱先生赐字“万里挑一”。办事员:拿来。大民把字递了过去,只见办事员拿字儿在机器上一刷,吧嗒盖了个红戳儿,就递了出来,办事员高声吟诵:请到f区!大民瞅了一眼钱先生赐的字,上面多了几个字儿“-300挂号”。到了f区,又遇见位办事员:康复5日,请2500号钱先生。张大民:万里挑一!办事员:拿来。大民把字递了过去,办事员拿字儿在机器上一刷,吧嗒盖了个红戳儿,就递了出来,办事员又唱上了:接下来5日,到这里康复。我们有从y国归来的专家,还有最先进的m国仪器。请找专家协商,准时就诊!大民又瞅了一眼钱先生的字,上面又多了几个字儿“-2500康复”。

大民似乎明白了啥,可没几天又糊涂了。糊涂不是因为5日门诊康复就要到期了,而是门诊医生跟自己闲聊的话。医生:做什么的?张大民:单位文员。医生:原来是文化人啊。张大民:不敢不敢,江城人有文化。医生:前两天也收了一单位人,不过是位武生,办事儿的时候中枪啦。张大民:哪儿的?医生:梁山。张大民眼睛大了!想起在家躺床上的那一个月,只能靠手机了解世界。单位同事们看望自己几天后,朋友圈就转发的到处都是“梁山好汉,一路好走”、“梁山阿哥,我们想您”、“向梁山同志致敬”、“梁山好汉走了,他帮助过的老头儿来给他烧纸”……那段时间,张大民寻思着,看来单位对我们这个系列的工作重视啊。这些标题,哪篇文章不是10万加?想着想着,大民就觉得吧,虽然车开翻了,但我和梁山好汉做的是一路事儿,与有荣焉……医生:你想什么呢?张大民:我想梁山的兄弟。医生:梁山都有你兄弟啊?张大民:不是,不是,我和中弹的梁山兄弟谋的是一个行当。医生:我想你说的梁山兄弟应该不在了。张大民:是啊,刚走那几天,朋友圈都刷遍了悼文。医生:你也是领导?张大民:不是。医生:走的已经走了,留下来的还在我们这里康复,领导,枪伤。钱先生说了,像他这种情况,医院需要出面,他全包,g先生保障。张大民:……

疯了

从医院出来,大民心里堵得慌:明明来找老专家,钱先生也算出面了,咋心里越来越想g先生啦?没见过g先生真容,但听同事们讲,g先生有神力,点一下办事员,办事员就成了领导。张大民:那我算不算个办事员啊?我和梁山的兄弟有啥差别啊?为啥钱先生给他出面办事儿不限次数,我这儿却只有张万里挑一?g先生给梁山兄弟保障,我tn的连个g先生的影子都见不着?张大民越想越不明白,糊涂劲儿又上来了……

没隔几天,有人在江城大街上看到大民拖着一叠纸在跑,也有人在地铁、在公交、在机场、在各种地方见到过他。张大民还是老手艺,纸上画了幅自己的脸,写了四个大字儿:找g先生。这回聪明了,直接署名:张大民。在哪儿贴东西都是要钱先生出面的,这回是找g先生,张大民眼瞅着把钱先生给的“万里挑一”用到了“-10000万里挑一失效”,但还是没见到g先生。

张大民大臂抬不起来,江城也没人认得出张大民。好啦,江城有24000000人啊,钱先生的“万里挑一”怎么够张大民找g先生呢?没人认得张大民,钱先生也就不会来找张大民。

张大民疯了,在江城地铁里爬电线杆,在公交上钻厕所,在机场里找牲口圈和养生spa,没有啊!江城人太忙,忙着找钱先生办事儿,没人在意这个疯子。有个傻小子撞见了张大民,问:你找啥呢?张大民:给我一颗子弹!

给我一颗子弹

ATTENTION

喜欢可以打赏哦

给我一颗子弹

后记

张大民没疯,他就是一根筋。梁山的兄弟中弹了,走的有人怀念,没走的钱先生和g先生照应。张大民原本可以不想,一去办事就难免要想,一想就来劲:梁山的兄弟和自己干的是一个行当,负伤走也好、留也罢,就多了一颗子弹,差距咋就那么大?谁的爹妈都不稀罕这颗子弹,关键tn的没这颗子弹大民憋屈啊!世上行路办事,有的稀罕g先生点一下,有的稀罕钱先生露一下。先生们不好请,傻小子就问先生:你tn的什么时候出面啊?先生:电视剧上常出面。你听我给你念叨啊,我们来的太晚啦,大民一路走好。

威尔刚的作用和副作用

viagra多钱

枸橼酸西地那非效果

猜你喜欢